听雪楼

注册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103
  • 新派历史悬疑《大唐惊闻录 :九方神龙》

      

    内容简介

    夜郎国曾是汉朝时,中国西南地区的一个边陲小国,后来迅速发展,其疆域扩张到了四川、云南、贵州、湖南一带,汉成帝为稳固政权,派重兵讨伐,夜郎国大败。自那一战后,这个曾统治西南地区的王国,竟在一夜之间,神秘消失。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消失的,自然也更加没人知道为何会一夜消失,只留下了无数的传说,以及能够号令天下的神龙令和富可敌国的宝藏。

    安禄山、李隆基、李亨、李璘、梅花卫、例竟门等多方势力卷入到寻找神龙令的浪潮中去,一场父与子、兄与弟的战争,在权力的交错之下,正式拉开。

    作者简介

    萧盛,本名尹宣韩,浙江宁波人。“中国写手之家网站”创办人,著名作家。已出版《大清钱王》《大秦宣太后:芈氏传奇》《兰陵王传》《师任堂》等畅销作品。

    目录

    序 章 马嵬驿·001
    此令一出,天下一统,四海归服,万世承平。

    第一章 老王山·016
    一切都是未知的,自也无法知道这条道路是通向黑暗还是光明。

    第二章 金吾卫·035
    暗中调动金吾卫的究系何人?也许谁都有可能。

    第三章 山南西道诡事·053
    古语云:八方在则,九方居中,所谓九方,中央也。那么这里铁定就是传说中的夜郎国皇城所在!

    第四章 阴阳白玉棺·073
    实在是太诡异了,白玉中间躺着的尸体,其血液竟然在流动,难不成他是活人?

    第五章 兄弟阋墙·086
    生而为人,倘若为了所谓的权力,连父子兄弟之亲情都可抛弃,还是人吗?

    第六章 柯洛倮姆·101
    “柯洛倮姆!”李骆谷兴奋地道,“这就是柯洛倮姆,传说中的夜郎皇城!”

    第七章 八卦九方阵·117
    此阵唤作八卦九方阵,乃是在八卦阵的基础上改进而得,结合山川走势,阴阳八卦,变化繁复,破解不得。

    第八章 阴 魔·136
    “天下大乱,群雄逐鹿,谁都想当皇帝,为何偏偏会是你呢?”

    第九章 内 鬼·151
    原来先前彼此怀疑,相互猜忌,竟是场贼喊捉贼的游戏!

    第十章 三垣二十八宿·168
    所谓三垣,乃是指太微、天市、紫微,二十八宿乃是指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的七星宿,紫微垣居三垣之中,象征着无上之权威,天帝之居所……

    第十一章 权力的挣扎·180
    “君要臣死,臣不死是为不忠,父叫子亡,子不亡则为不孝,儿臣败于军前,甘愿领死。”

    第十二章 第九个人·197
    大家都身处夜郎古城深处,奇险之地,外界的每个消息对他们来说都至关重要……

    第十三章 九龙金棺·211
    只见它是具黄铜打造的金属棺材,由于年代久远,黄铜已然变色发暗,但是棺椁上面雕刻着飞龙图案依旧闪闪有光……

    第十四章 地狱·226
    在一个专业的办案人员眼里,有时候最不起眼儿的那人,很有可能是最大的嫌疑人。

    第十五章 乌云仙顶传说·241
    只见山顶云烟缭绕,雾霭蒸腾,树木在白色的雾气里若隐若现,把雾气也衬托出些许的绿意,端的宛如仙境。

    第十六章 死循环·259
    每个人都是因了希望才活着,苦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了希望。

    第十七章 弑 父·275
    这一刻他期待已久,该是到了证明给天下看的时候了,入主长安,重掌天下,还百姓一个长安盛世。

    第十八章 神龙令现世·294
    神龙令究竟存不存在?它只是一个传说,还是早已让人取走了?

    第十九章 龙虎会长安·306
    胜利的一方,看到他们以这等决绝的方式辞世,毫无喜悦,无论他们为谁效力,都令人敬重。

    第二十章 原来你才是鬼·321
    “为何是你?”——“只有我最不会使人起疑。”

    尾 声 血腥的盛唐·335
    永王正月东出师,天子遥分龙虎旗。楼船一举风波静,江汉翻为雁鹜池

    书摘

    序章:马嵬驿

    贵山之南夜郎城,

    柯洛倮姆隐神龙。

    八面九方盛一时,

    九九归元寂九山。

    此一首诗,隐喻了一个遥远的传说,汉时曾有一国,名曰夜郎,盛极一时,不知何故,倏然消失,归于沉寂,再无消息,甚至于史书上亦鲜有记载。

    然正史上虽没有记录夜郎国的文字,民间之逸闻却是不胜枚举,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神龙令的传说。

    所谓“九方山,神龙令,令出时天下归元”,说的便是夜郎国最为神秘也最是诱惑人的神龙令。此令一出,天下一统,四海归服,万世承平。

    然而传说毕竟是传说,历来开元立国,建不世之雄风,凭的是文韬武略,靠的是不世出之奇人,唯独未曾听说凭一纸一令,开创锦绣江山。再者,那传说分明也有纰漏,倘若那神龙令果然有此神威,夜郎国岂能在一夜之间消失?

    大千世界,无奇不有,亦是无人不有,有人传便有人信,当今大唐皇帝李隆基就对此深信不疑。

    天宝十五年正月初一,安禄山在洛阳登基,国号大燕,改元圣武。六月,叛军攻下潼关,长安岌岌可危。李隆基萌生遁意,问策于卫国公、右丞相杨国忠。

    那杨国忠何许人也?乃是个放荡无德、嗜酒好赌、胸无点墨之徒,凭借族妹杨玉环平步青云,一意只求荣华富贵,何来家国天下之胸襟?听闻安禄山气势如虹,长驱直入,早就想逃离这是非战乱之地。听得李隆基问起,急忙附和道:“陛下,叛军猖獗,不可与之硬敌,避其锋芒,方为上策。”

    李隆基听了此话,正中下怀。然正值战乱,皇帝出逃,便是置国家宗器于不顾,即便要走,亦须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当下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    杨国忠甚能揣度圣意,认真地道:“臣于日前,去浑天监让五官灵台郎观天象、察吉凶,他说天现凶象,宜避之西南,可逢凶化吉。”

    李隆基又问道:“何以避之西南可逢凶化吉?”

    杨国忠道:“西南蜀地,天府之都,可助生息,而贵山之南,隐藏神龙,届时龙行天下,拨乱反正,陛下自然便能重返长安。”

    李隆基到底是老了,早没了年轻时的雄心和锐气,只求太太平平,安享天年,听了杨国忠之言,遁意即定,于天宝十五年乙未日(六月十三日)黎明,携贵妃杨玉环、太子李享及一干重臣近侍,从延秋门秘密出长安,赴蜀避难。

    李隆基可能并不知道,此番一走,他的命运将从此改变,而大唐江山亦会改换面貌。

    安禄山很快攻克长安,在大明宫接受群臣朝拜,俨然天下之主。朝拜结束后,招拜火教现任教主奎尼入紫宸殿,称要面授机宜。

    安禄山信奉拜火教,且自称是光明之神的化身,吸引了一干教众,为其誓死效忠。那奎尼之父,便是追随安禄山的一员大将,在打陈留郡时战死,故而奎尼虽年方二十,便接替了拜火教主。

    奎尼入了殿内,纳头便拜。安禄山哈哈一笑,支起肥胖的身体,亲自走上去,将他扶起来,说道:“起来,无须多礼。今日朕唤你来,乃有要事商议。”

    待入了座,安禄山道:“我大燕虽道是势如破竹,打得唐军落花流水,然李唐王朝毕竟是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要想坐稳这江山,非是易事。为使我大燕天祚绵延,长治久安,须有奇策。”

    奎尼人虽年轻,却甚聪慧,道:“陛下有事,只管下旨便是。”

    安禄山问道:“你可知道神龙令之说?”

    “倒是听父亲提及过。”奎尼浓浓的眉毛一挑,“记得有如此一句谚语,说是‘九方山,神龙令,令出时天下归元’,只是不知九方山位于何处。”

    “无妨。”安禄山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微哂道,“你知道李隆基何以会心安理得地弃了这大明宫,逃出长安城吗?”

    奎尼茫然地摇摇头,表示不知。安禄山得意地哈哈笑道:“据细作来报,李隆基应是知道神龙令的大概方位,期望着日后凭借此令,重整河山。”

    奎尼神色一振:“陛下在李隆基出行的队伍里安插了细作?”

    “他原是唐宫里的人,唤作李骆谷。”安禄山道,“你出长安后,追踪李隆基西去的队伍,找到李骆谷,他身上有一枚圣火令,可做信物。届时你便按照他提供的信息,先李隆基一步,拿回神龙令。”

    奎尼一则年少气盛,二则甫胜任拜火教教主,急欲建功立业,做出一番丰功伟绩来,霍地起身,大声道:“臣定不负圣命!”

    奎尼出去后,从殿左侧的小门走出来一人,四十开外,须发灰白,面相清癯,一副书生模样,然而不知为何,这位表面上看起来若书生一般的人,总是给人一种阴森的不可亲近之感,此人正是安禄山最信赖的谋士严庄。

    “陛下果然相信传说中的神龙令吗?”

    “这世上之事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”安禄山身子微微一侧,把那陷在肥肉里的眼睛往严庄身上瞟了一眼,“你不相信吗?”

    严庄微微一躬身,道:“恕臣直言,不敢尽信。陛下能得天下,乃民心所向,大势所趋;李唐江山会有今日之果,乃是李隆基昏聩愚昧,与臣民离心离德。这些因果,岂是一道敕令所能力挽狂澜的?”

    安禄山那细小的眼睛精光一闪,说:“倘若那神龙令并非是一道敕令呢?”

    严庄微微一愣,这倒是他不曾想到的,然倘若神龙令并非敕令,会是何等样的物体?安禄山得意地咧嘴一笑,道:“人活于世,在于未知,一切未知的,往往都是美好的。凡事要往好处想,恰如咱们揭竿起事,当初又何曾想过,在短短的半年之内,能够君临天下,并顺利地攻克长安?”

    严庄捏须微哂:“陛下所言极是,臣之胸襟、眼光,难及陛下之万一也!”

    安禄山“哈哈”一声大笑,拉着严庄的手道:“今日朕高兴,一起喝酒去!”

    序言

    真与假

    从来没有在书里写过自序,写这篇文章的目的,是想纪念我的转型。

    从《大秦宣太后:芈氏传奇》开始至今,陆陆续续写了几本相对较为写实的历史小说或历史人物传记,无论细节如何变化,人物性格以及历史走向都不可能乱写乱改,这是正统历史小说的原则。

    为何要转型,转向哪个方向呢?

    还是从我的写作说起吧。从2013年创作《大秦宣太后:芈氏传奇》始,到《大明手术师:袁崇焕》,再到相对比较严肃的历史随笔《大明梦华:明朝生活实录》为止,的确这些书都比较真实,至少没有胡编乱造,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。

    少了些什么呢?

    我细细地看着它们,宛如看着自己的孩子,忽然间我想明白了,他们太真实了,少了些必要的“假的”东西。

    关于历史小说作品,从《大秦宣太后:芈氏传奇》始,到《大明手术师:袁崇焕》,类似于人物传记,这些作品要求我必须尽可能地去还原历史、还原人物,以及人物所处的历史环境,最后追求的无非一个字——真。

    历史小说追求历史的真实,无可厚非,然而他们都是大人物,在历史上都赫赫有名,他们的生活与我相差太远。而我要做的,只能是从浩瀚的历史资料中去熟悉他们,然后再通过自己的理解重新诠释。而这对我自己来说,恰恰是不真实的。

   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想表达的东西,普通人找朋友倾诉,而作者则是通过文字,向读者表达。那些太真实的作品,无法提供给我这样的空间。于是我便写了这本你们手里所捧的“假的”历史小说,来表达自我。

    说它是假的,是因为我只是借了一个特定的历史背景,来虚构我的故事。然而它又是我所有的小说里面最为真实的,因为他表达的是自我。

    在这本书中,我极力地编织故事,试图让它变得更加地精彩、刺激,到处设置包袱,甚至想方设法把悬念留到了最后,不读到最后一个章节,很难猜到谜底。但是这只是表面的,我只是想用这些来吸引大家而已,它真正承载的是人性。

    探讨人性是个很复杂的命题,会随着环境、物质、欲望等变化而变化,所以每个人对身边各色人等,都会有不同的看法和理解。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我理解的人性是在面对各种欲望时表现出来的最原始的一面。

    “原始”是一个相对中性的词语,其实它背后隐藏的可能是残酷无情、茹毛饮血等血淋淋的现实。随着人类文明的推进,人开始变得文明,至少在没有利益冲突之下,每个人都可以是文质彬彬、温文尔雅、十分文明的。但是在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呢,或者是在巨大的欲望面前呢,人类会变得如何?

    这就是我要在这个“假的”故事里,与大家探讨“真的”问题。有时候在虚构的故事环境下,更容易表达一些真实的东西,比如本书的主题——夺宝,这个宝物是否合理,是否真的在历史上存在过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把人安置在那样的环境下,用巨大的利益去引诱他们时,他们的欲望会达到一个怎样的程度,人性最真实、最原始的一面,会在文明外衣的包裹下,以怎样的方式暴露出来。

    书中曾借一位人物之口,诠释了所谓的阴魔,“从大处来讲,便是业力,自业自得果,众生皆如是,说的是因果;从小处说,便是五十阴魔,由五蕴所生……”魔由心生,就是所谓的心魔。而心魔的大小,一边是由世上的诱惑所决定,一边则是由人类的控制欲而定,即所谓的人性。

    人性比任何东西都要来得真实,也比任何东西都要来得复杂,这就是所谓的真假。人可以有真的一面,也可以有假的一面。一个人的好坏,取决于是真的多还是假的多。

    也许我说的并不全面,没关系,随我一起去看看这个“假的”故事,会否让你真的有所触动。

    相关链接:小说创作虚构与真实的难易问题

    分类
    圈子
    上一篇 :
    下一篇 :
  • 评论
    admin

    人气

    0

    粉丝

    0

    关注

    1